黑街恶女 第10章
  她在生他的气!
  南宫焰看着静静坐在一旁的君珞瑶,不禁有些苦恼,从他受伤的这些日子以来,她天天都在他的身旁照顾他,可是她却不愿和他说话,每每他想和她谈的时候,她就会自动的走出病房,就是不肯听他说。
  他知道她在气他没把实情告诉她,可是他却宁愿她又气又恼的质询他,也不愿她那冰冷的对待他,他受不了啊!
  无奈的叹了口气,南宫焰开口了。“珞瑶,不要再生我的气好吗?”他的语气里有请求、有盼望,还有一丝丝落寞。
  君珞瑶看了南宫焰一眼,走近他,终于肯说话了,“我没有生你的气,我只不过在生自己的气。”
  “别骗我,我知道你是在气我的。”轻执起她的小手放在他的心窝上,他想让她知道他心跳的律动,有多么的爱她。
  “是,我是气你,气你不把实情告诉我,气你就这么抛下我,我更气你像个傻瓜似的,帮我挡了那一枪,不过,我最气自己不够坚强,如果我坚强一点,也许你就不会瞒着我,如果我坚强一点,我不会那么鲁莽的跑去找你,害得你受伤……对不起!”君珞瑶低声的道歉着,她抽出自己的手,抚上南宫焰微蹙的眉心,企图让他的忧虑解除。
  “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,珞瑶,以后不管出了什么事,不要再用沉默来惩罚我了,我真的受不了。”南宫焰将君珞瑶往怀中一带,贪恋的吸取她身上的幽香,柔声的要求着她。
  “沉默?!”君珞瑶有些不解的推开他。“什么沉默?”她怎么听不懂。
  “就是别不跟我说话,这些天来,你几乎是不说话,害我都急坏了。”南宫焰的担忧之情还写在脸上,他担心她还在生气。
  君珞瑶噗哧一笑,“原来你也有害怕的事,我一直以为你什么都不怕。不过我还是得告诉你,我不和你说话是因为我失声了,我怕你会担心,所以你每次要跟我说话时,我才会避开的,我没想到你会认为我是因为在生你的气,所以才不和你说话。”她无辜的解释着。

  “你失声?好些了吗?”虽然觉得自己被戏弄了,但南宫焰仍是忍不住的关心她。
  “好很多了,你呢?伤口还痛吗?”君珞瑶的手靠近南宫焰受伤的右胸膛,却怎样也不敢碰,怕会弄疼了他。
  “不痛,只要有你。”南宫焰深情的吻住她,享受着彼此间柔情的纠缠。
  一吻未了,君珞瑶面色绯红的发现自己竟半趴在南宫焰的身上,她急着想下来,但这时病房的门却被打开了,她讶异的差点昏了过去。
  “我……”君珞瑶想解释些什么,但她姿势暧昧的躺在南宫焰的身上,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只好羞红着脸,僵硬的下了床。
  “看来我们得早些办喜事了,我的儿子和媳妇都等不及了。”南宫亭大笑着,看来再过不久,他也可以抱孙子了。
  君珞瑶的脸更红了,她无措的看着笑意盎然的南宫夫妇,只想快点离开。
  “爸、妈,你们陪焰一下,我去切点水果来。”她才想走,南宫陵子却拉住了她,不肯放地走。
  “珞瑶,别走,来,你坐到焰的身旁去。”南宫陵子拍了拍君珞瑶,要她坐在床沿边陪伴着儿子。
  君珞瑶尴尬的坐在床沿,却不敢和南宫焰靠得太近,可是他的大手却搅住她的肩,她顾忌的看着南宫夫妇一眼,脸庞几乎要烧了起来。
  “焰,你准备何时跟珞瑶结婚?”南宫亭问得直接,最近有太多的人跟他要喜酒喝,再拖下去,恐怕也太辜负这些人和他的期望。
  “我尊重珞瑶的决定。”南宫焰看着羞答答的君珞瑶一眼,温柔的微笑着。
  “娃儿,那你的意见呢?”南宫亭问。
  “我……没有意见,你们决定就好。”君珞瑶好小声的说,她不再坚持要考上大学才愿嫁给他,经过了这件事,她只想留在他的身旁,一辈子都爱着他。
  “太好了,那就我们决定了,老婆,我们快去选个好日子,对了,先去告诉亲戚好友这个好消息,我的儿子要结婚了。”南宫亭兴奋的想向全世界宣布,开开心心的挽着老婆出去,还不时的谈着应该注意的事情。
  “爸妈有得忙了。”南宫焰轻笑出声。不过他想他们会忙得很开心。
  “是吗?焰,你要不要休息一下?我先出去了。”君珞瑶觉得自己该出去降温一下,不然她脸蛋的火热一定降不下来。
  “我不想休息,我只想要你在这里陪我。”南宫焰用手环住她,似乎还想继续刚才被打断的火热。
  “不行,焰,会有人进来的。”君珞瑶躲着他诱人的唇,娇嗔道。
  “不会有人再进来的。”南宫焰轻吻着她洁白的颈项,动作十分轻柔。
  “你的伤……”君珞瑶觉得自己的身体快化掉了,她凭着仅有的理智提醒她自己,也提醒他,终于让他停了下来。
  “我好想爱你,不过,留到新婚之夜好了。我的新娘。”南宫焰怜爱的吻了她红咚咚的脸颊一下,珍惜的将她纳入怀中。
  “焰,我爱你!”君珞瑶说出爱语,依着他温暖的胸膛,寻到了幸福。
  “我也爱你!”南宫焰满心的柔情全为她而付出,他知道,他们的新生活要开始了,而他会十分的期待。
  “珞瑶,等等我。”一个长相十分帅气的男孩追上了君珞瑶,他露出了一个无害的笑容,向她说:“我送你回去好吗?”
  “不用了,刘学长,我的家人会来接我回去的。”君珞瑶婉拒着。
  “是吗?”刘应成有些失望,但没一会儿他就恢复了。“那你这个礼拜天有没有空?我们系上办了些活动,我想邀你一起参加,很好玩的。”
  “对不起,刘学长,我不能去。”君珞瑶摇着头,她抱著书本往校门口走,不想再和他说话。
  可刘应成并不死心,他跟上了她。“珞瑶,一次就好了,给我一次机会,我一直都很喜欢你的。”他就此表白了自己的心意,从她刚踏入校门那刻起,他就一直很注意她,也很喜欢她,可惜她从不给他机会。
  “刘学长,对不起!”君珞瑶不知道自己用这样的话拒绝了多少人,她才上大一没到一个月的时间,系上每天都有人送花、写情书给她,真的是令她十分的困扰。
  “你有男朋友了?”刘应成十分失望的问。
  “若你真要这么说也行,我的确是有男朋友了。”君珞瑶并没有直接告诉他,她已是有老公的人了,就是不想惹起校内的流言蜚语。
  “你跟他很好?”刘应成仍是有些不死心,他希望她的回答是她和她的男友并不好,那他才有希望。
  “我跟他很好,而且我爱他!”她想他可以死心了。
  刘应成呆愣的站在原地,他无奈的哀叹,却听见校门口前有许多女子的惊呼声,他上前一看,真的认输了。
  校门口站了一位风度翩翩,而且极斯文英俊的高大男子,他百般温柔的牵着君珞瑶的手上了车,动作既自然又亲密,而君珞瑶也一副欢喜带怯的模样,两人就在众人的羡慕和嫉妒中,开着车离开了。
  刘应成觉得好空虚,突然,有人在他的背后拍了一下,他回头看了那个人一眼,是陈毅刚,那个和君珞瑶一进大学就造成轰动的人,而且听说他是君珞瑶的异姓哥哥。
  “学长,我很同情你,但他们是不会分开的。”陈毅刚淡淡的说着。
  “我想我知道,他们的感情一定很好,我本来一直不相信的,今日一见,总算是相信了。”刘应成的语气中有着深深的落寞。
  “珞瑶她并不适合你,你不必太失望。”陈毅刚拍了拍刘应成的肩膀,好像和他认识很久般的安慰着他。
  “我很难不失望,我真的很喜欢她,对了,我很好奇,她怎么会叫你哥哥?你们是同母异父的兄妹吗?”刘应成好奇的问着,其实陈毅刚和君珞瑶并无相似处,不过两人都有股很特殊的气质就是了。
  “我们没有血缘关系,但我们的感情比真正的兄妹还亲。”陈毅刚倒也诚实的说。
  “是吗?你该不会也是很喜欢她,然后被她拒绝,才把感情升华成兄妹之情吧!”刘应成自以为是的也用手拍了拍陈毅刚,原来他们是同病相怜啊!
  陈毅刚先是一愣,之后才大笑,“学长,你的想像力真好,不过,我想,你永远也无法体会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。”他和珞瑶是绝对没有男女之间的爱情,只有手足之间的关怀。
  “什么感觉?兄妹的感觉吗?不了,我已经有两个妹妹了,我只想和她做普通朋友就行了。”刘应成也无法强求,他现在只要能和君珞瑶做个朋友就很满足了。
  “这也许不难,珞瑶她会肯的。”陈毅刚知道君珞瑶是不可能再接受其他男人的情意,但友谊倒还可以。
  “但愿如此,对了,我们好像是第一次说话哦!”刘应成现在才觉得奇怪,怎么他会来和自己说这些话?
  “或许是第一次,以后就不一定了。”陈毅刚神秘的笑了。
  “什么意思?”刘应成听得是一头雾水。
  “前天我在这里遇见了一个可爱的女孩,我听见她叫你哥哥。”他的企图再明显不过。
  刘应成总算是听懂了,“你是说庆妮吧!不过她才高三而已,我还不能帮你,不然我会被我的父母骂惨的。”
  “没关系,我只想先认识她,其余的以后再说。”陈毅刚这几日来一直想着那张可爱的容颜,他知道自己是喜欢上那个女孩了。
  “放心,依我看,你是非常有希望的,庆妮会喜欢你的。”刘应成笑着说,没想到也有人会看上他那迷糊可爱的妹妹,而且还是这么优秀的男人,他当然要帮帮妹妹和陈毅刚了。
  “学长,谢谢你。”陈毅刚为刘应成的支持而道谢。
  “不用谢了,你会不会打网球?陪我一起打吧,庆妮她最爱打网球了。”他已经透露妹妹的喜好。
  “我知道了,我们一起打网球。”陈毅刚很快的就答应,也许在不久的将来,他也会有个可爱的小女朋友哦!
  君珞瑶和南宫焰到家后,只见君珞瑶立即拿起电话,拨给已回到日本的南宫夫妇话家常,像极了离家很久的子女,一直霸着电话不肯放。
  终于,君珞瑶肯挂电话了,她偎进南宫焰的怀中,然后才笑着看他,“爸妈说你送了两张去欧洲的飞机票给他们,并要负担他们旅行的费用,刚才他们问我要不要跟他们一起去,亲爱的老公,你肯让我和爸妈去欧洲玩吗?”
  “你说呢?”南宫焰把君珞瑶抱到大腿上,低笑的反问她。
  “你这样大方,一定会肯的。”君珞瑶故意误解南宫焰的意思,其实她早知道他不会让她去欧洲,因为那里没有他。
  “很可惜你猜错了,我不会让你去的。”南宫焰低头吻住她诱人的红唇,良久后才离开,他深情的凝视着她,低语着,“因为我会舍不得你,会太想你。”
  “既然你这么说,那我就不去了,不过我打算以后每个寒暑假都要去日本看他们,尽尽做媳妇的责任。”君珞瑶其实是想去日本念书,陪着南宫夫妇,可是她就是舍不得南宫焰,他一个人在台湾工作太辛苦了,所以她也只能挑自己放假时,去看看他们。
  “难怪爸妈会宠你,不再宠我这个儿子了,你这么孝顺他们,简直就把我给比下去了。”南宫焰摇着头笑道。
  “那是应该的嘛,他们老了,总要有儿女陪,焰,不如我们搬去日本住好吗?”君珞瑶提议着。
  “爸妈他们不会肯的,你应该知道。”南宫焰轻抚着她的黑发,虽不忍拒绝她的提议,但也无法骗她。
  “我是知道,算了,当我没提好了。”君珞瑶很灰心的垂下头。
  “别这么沮丧,他们都知道你的孝心,来,笑一个,不然他们要是知道你为此而不开心的话,不知道会有多心疼呢!”南宫焰知道惟有这样说,她才会展笑颜。
  果然,君珞瑶笑了,她娇嗔着,“是你会心疼,还是他们会心疼?”
  “都会,珞瑶,别想这么多了,告诉我,今天上课发生一些什么事?”南宫焰微笑的问着她在学校的情形,这是她上大学以来,他每天必问的功课。
  “有人要追你老婆,你让不让他追?”君珞瑶的眉一挑,看着他的反应。
  “当然是不让他追,你是我的,这辈子都是,我不会让别的男人抢走你的。”南宫焰抱紧了君珞瑶,他明白她的美丽在校园引起一阵骚动,有很多的男孩子想追她,也就因为如此,他才会天天到学校去接她回来,免得她被那些男子纠缠不清。
  “可是我不喜欢你来学校接我。”君珞瑶似乎是很不满意这一点。
  “为什么?”南宫焰不解。
  “因为你太出色了,我们学校有好多女孩子喜欢你,而且最近又有个女孩当着我的面,说她喜欢你,这摆明了是向我示威嘛!以后你不要再来接我了,我不想因此而失去一个好老公。”君珞瑶只要一想到那些对南宫焰有非分之想的女孩子,就觉得心里很不舒服,她知道自己是自私的,但爱本来就是自私的,她想独占他也是很自然的。
  “可是我不去接你,我怕我会失去一个好老婆,你太多人追了,我也不放心。”南宫焰也有他的顾虑。
  “那怎么办?难道我还得继续忍受别人觊觎你的眼光吗?”她一定会受不了的。
  南宫焰轻点着娇妻的俏鼻,“没这么糟的,你可以告诉他们,我们的真正关系,我想这样也许会好一点。”
  “这样会比较好吗?”君珞瑶偏着头想了好一会,她知道解释清楚会比较好——至少会少了很多麻烦。“好吧!明天我会说清楚,不过我们会变成大红人,你怕不怕?”
  “不怕,我只怕你不爱我。”南宫焰轻啄了她的红唇一下,幽黑的眸子盛满了柔情蜜意。
  君珞瑶满足的回抱住他,“焰,我真的要谢谢你,是你由黑街把我给救出来的、是你教我什么叫爱、什么叫信任,我真的不敢想像,如果我没碰见你,我到底会变成怎样,我想那一定很惨很惨。”她衷心的感谢上天派了个这么好的男人来救赎她、爱她。
  “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,我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帮你,也许在那个时候,我的心就沦陷了,因为我从没有为了一个女人如此执着过,就只有你,只有你可以牵动我的心,你也将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。”南宫焰认真且情浓的注视着君珞瑶,深情不悔的说着,她永遠都不明白,她可是他心中的寶貝!
  “焰,你为什么讲话老是这么动听嘛!你害我又想哭了。”君珞瑶吸吸鼻子,想止住泪水。她还记得结婚当天,他在众人面前许下了一段深情的承诺,害她哭了好久好久,也被人笑了好久。
  “嘘!不能哭,我会心疼的。”南宫焰怜惜的捧起她的小脸,吻去她眼皮上的泪珠。
  “我不哭,但是……”君珞瑶倏然吻住了他,小手开始顽皮的解开他的上衣。
  南宫焰抓住了她足以令他窒息的小手,轻轻的放在嘴边亲吻,“承诺,我们的承诺。”
  君珞瑶不说话了,她只是用行动代替了语言,紧紧的和他拥抱。
  他们的承诺,立下誓约,永远不变!
  【全书完】
  *想知这龙心贝和柳昊天的美丽恋情,请看邀月钟情一生256四方郡主之一《木兰公子》
  *想知这冷傲雪与杨杰恩的逗趣情事,请看邀月钟情一生305四方郡主之二《火药佳人》
  *若想了解季如茜和郑翔远的浪漫情事,请看邀月钟情一生337四方郡主之三《捣蛋天使》
 
 
CopyRight © 2018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

.